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清风命危述恩仇
    风雪飘飘洒洒,不停的洒向小小的清风山,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之间也开始变得暗淡起来,只留下地上厚厚的积雪,还在那里慢慢的沉淀。寒冷的北风不时呼呼奔驰来去,带来了无尽萧瑟的寒意。

     在这样这样一个天地之间一片寂静的时刻,在清风山下缓缓的走来了一个满头银发,面色苍白,印堂发黑,身穿玄青色道袍,背着一个小包袱和一把带鞘长剑,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看起来年纪七八十岁的老道。

     “咳、咳、咳”,老道右手捂嘴,待稍微好转之后,这才拿开右手。老道看着自己右手手上的血迹,自言自语的说道:

     “都死了,呵呵,都死了,没有想到,呵呵,他还是那么的狠心呀!这么多年了还不肯放过我们”。

     老道大概是累了,又缓缓的向着前方行走了一段之后,寻了一个比较干净的石块之上坐了下来。双目无神的望着天上纷纷洒洒飘落的白雪,满脸的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老道休息了一会之后,又艰难的起身向着清风山上缓缓行去。

     清风观里,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瞑目端坐正在修炼养神之术的柳玄元耳朵一动,随即双眼睁开,在略显暗淡的房间里,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一丝警惕之色。

     缓缓起身,左手顺手取下一把带鞘长剑,虽然柳玄元并不会什么剑法,因为修炼武道的第一境界锻体境乃是打基础的最重要阶段,一般都是拳掌之法用来打基础,而兵器的修炼之法往往要在突破锻体境界之后的后天境界才会学习。

     哪怕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但手中有剑自然能够平添几分底气,尤其是在这人烟稀少的清风山。

     轻轻的来到房间之中破了一个小洞的窗户之前。向着传来声响的地方望去。专注凝神的向着声响发出的方向仔细的倾听了片刻,柳玄元就判断出发出声响的应该是一个人。因为野兽发出的声响和人的区别很大。

     “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我们清风观,难道是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柳玄元这个想法刚一想玩,自己就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想。

     “来人,脚步沉重,行动缓慢,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啊!”

     正在柳玄元思考之时,“咳、咳、咳”轻微咳嗽的声音传来。一听到这个声音,柳玄元高兴道:

     “师傅,师傅回来啦!”,这个声音他听了八九年了,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打开自己房间的大门,几步迈入雪中,向着声音传来方向飞奔而去。

     不一会,柳玄元就飞奔了不短的距离,高兴的向着其师傅清风道人飞跃而去。

     然而他高兴的神色很快突然大变,因为这时的清风道人,摇晃了几下就突然摔倒在雪地上。

     柳玄元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他师傅清风道人身前,赶紧将他搀扶起来。

     “师傅,你这是怎么啦?”

     原本有些神智不轻的清风道人听到柳玄元的声音之后,勉强的打起精神来,用轻微的声音说道:

     “是玄元啊,咳咳咳,好,好,为师我终于坚持到了,坚持到了。”

     “师傅,我来背你走”,说完柳玄元就转身准备被清风道人。然而却被清风道人拉住。

     “来不及了,玄元啊,你坐下来,为师有些话要对你说”

     柳玄元看着清风道人苍白如纸的脸,心中一抖,明悟到,清风道人快不行了,一想到这里,其双眼刹那间湿润。

     “呵呵,人生天地之间,终有一死啊!”,清风道人露出欣慰微笑的对着柳玄元说道。

     清风道人看着柳玄元青稚的面孔,双手紧紧抓着柳玄元的手,接着缓缓的说道:

     “你不是对为师的来历很感兴趣吗?今天为师就就告诉你,为师原本乃是一皇族子弟”。

     “啊!”,柳玄元惊呼道。

     “很惊讶吧!呵呵,不过我只是一个庶子吧了”,清风道人自嘲的说道。

     “那师傅你怎么会流落于此啊?”,柳玄元疑惑的问道。

     “呵呵,因为家族得罪了一个人,就因为得罪了这个人,他的一句话,我们全家三百多口人皆死于非命,侥幸逃出来的几人如今也被追杀死了”,清风道人平静的说道。

     “皇上吗?”,柳玄元神情凝重道。

     “不是”,清风道人摇头道,柳玄元听了一愣,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够灭一个皇族子弟全家的?

     不待其发问,清风道人就回答道:

     “是国师”

     “国师有这么大的能力?”

     清风道人看着柳玄元神情凝重的说道:“就算杀皇帝,他也敢做,因为他是修道之人”。

     “当然也有人称为修真者,有时他们也喜欢的自称修仙者”。

     “难道这些就是?”

     “没错,不知道他们的世俗凡尘之人称呼他们为神仙。”

     柳玄元听了眼睛一亮,清风道人看着他接着说道:

     “以前,我没有告诉你这些,那是因为,你如果连锻体这样的基础都没有打好,不要说去求道了,估计不知什么时候就死于路上的土匪歹人之手了。”

     “那师傅,既然这国师那么强大,为什么会...”

     “为什么会对付我们这样的凡俗之人吧!”清风道人迟疑了片刻之后才叹气的说道。

     “说实在的,到现在为此,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当初因为我是不受重视的家族庶子,很小就被赶到了外地,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事发之时我才能逃得了一命,不过我的母亲却是......”。清风道人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后来当我潜逃之后就发誓要去学道将来为母报仇,我不恨国师灭了我的家族,唯恨他杀了我的母亲。但现实的遭遇让我知道学道那里是那么好学的,当我走遍了大燕国,甚至是比邻的几个国家,都没有找到那里可以学道的。唯一知道的是这些国家的国师都是修道者,学道无门,后来我就退而求其次,准备学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