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青稚少年名玄元
    大燕王朝。

     沧州,沧澜府,柳家村外大约十几里的清风山上一破落小道观,只见一块发黄缺角的大木板上书写着几个勉强还能够认清的“清风观”三个大字。很明显这里原本不叫这个名字,是后来人写上去的。

     寒冬腊月,芳草凄凄,万物凋零,白雪纷飞,天地之间一片雪白。

     在这样一个万物寂静的时刻,清风观偏角的一处却是传来了一个朗朗的声音。

     “走啊!走啊!走!”

     “好汉跟我一起走,走到了青山人未老。”

     “少年壮志不言愁,莫呀莫回首,管他黄鹤去何楼,黄梁呀一梦风云在变,撒向人间是缘由。”

     “划一叶扁舟,任我去遨游,逍逍啊遥遥,天地与我竟自由。共饮一杯酒,人间本来情难求,相思啊难了豪情再现,乱云飞渡任闲游划一叶扁舟,岁月与我共逍遥。”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不如与天竞自由”。

     “啦......”

     清风观主殿旁边的一处还算完好的偏殿里,一个身穿玄青道士长袍,面容清秀,年纪大概十三四岁的少年,盘腿坐在那里,嘴里虽然哼着歌儿,但双眼却是直直的注视着手中捧着的一本泛黄缺损大半的典籍。只见这本典籍的封面上写着“金鼎修道见闻录”。

     柳玄元,原名柳元,本为清风山下柳家村人,其是家里的长子,其父亲柳清河,母许氏。他还有一个二弟名叫柳大壮,三妹柳铃。

     其家祖上本也算的上是诗书传家,但传到柳玄元的父亲这一辈之时,除了家里聊聊的几本识字书籍以外,就别无其他之物了。

     而其父母也是一直以家里还留存的几亩地为生,虽然不可能富裕,却是也能基本混个温饱还是不成问题的。

     虽然柳玄元家里并不富裕,但其父母也是咬咬牙的送他到村里的私塾跟着老夫子学文断字,而其本人也是争气,其只是在私塾里学了一年就不去了,盖因就是其已经将村里私塾里老夫子那里所有学问都是学会了。

     其老夫子直呼其为神童也,必然是天上星宿下凡。将来定能够高中秀才甚至是举人。于是其神童之名也是渐渐传开。

     正在人们都认为柳玄元将来必然会考上童生,秀才,甚至高中举人老爷之时,命运却是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其好巧不巧的遇到了邪教乌金教的叛乱。

     乌金教席卷了大燕全国各处州府,而柳家村虽然没有直接遭遇到邪教乌金教叛乱的侵害,但随着邪教的叛乱,也是间接深受其害。

     再加上此时天灾人祸,地里庄稼收成不好。却是使得原本能够基本温饱的柳家情况直线下降。

     而恰在这时,柳玄元的父亲柳清河却是在一次进山打猎之时,身受重伤。以当时柳家的经济情况,那里有那么多钱为其医治。

     而在这个时候,身为柳家长子的柳玄元和其母许氏只能一起到处去寻找自己的亲戚朋友帮忙。但这个时候,大家自己都不能吃饱,那里有钱借给他们,甚至有些亲戚不帮忙也就罢了,还说一些尖酸刻薄之类的话语,令柳玄元十分的愤怒,结果一口气上不来,两眼一翻就昏倒了。

     本来柳家的情况就十分糟糕了,现在在加上他的昏迷,顿时令的柳家接近家破人亡的地步。

     正在柳母许氏千方百计的请来郎中为柳玄元看病之时,其却是从昏迷的之中自己醒了过来,不过此时醒过来之人,其已经是换了另外一个灵魂了。

     其本为地球二逼青年的柳玄元,因为假期几天疯狂的白天黑夜卧在家里床上看小说,结果用脑过度,一天晚上睡下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而其灵魂却是不知道怎么的到这一个世界并刚好附体到这里个刚好昏倒死亡的柳玄元身上。

     醒过来的柳玄元凭着大条的神经很快的适应了现在的身份,其也知道现在家庭情况,估计他要是不想办法筹钱为柳父治病的话。估计这个家庭很快就要支离破碎了。既然自己接受了这具身体,那自然是要守护好这个家庭的,柳玄元也能从这具身体之中留下来的执念感知到。

     醒过来的柳玄元,看着自己四五岁的身体,苦思冥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其在接受了原本这具身体的记忆之后,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就是在柳家村外清风山上的清风观的观主清风道人,在得知柳玄元神童之名之后,曾经向柳玄元的父母提出要收柳玄元为弟子,愿意将自身的衣钵传给柳玄元。

     柳家父母一听,那还的了。他们还指望柳玄元将来考上秀才举人,将来光宗耀祖呢!那能让其去修道啊!虽然清风道人在附近一带的威望甚高,听说其却有大本事,就连镇上的镇长等有权势富贵之人也对其恭敬有加,甚至不少人想拜其为师都被其拒绝了,虽然如此,但最终柳元的父母还是拒绝了清风道人的这个要求。

     不过现在柳家情况特殊,同时柳玄元在没有穿越之前就是一直读书,读了二十几年的书,实在是对读书不感什么兴趣,反而是是对一些志怪神仙异术,武功侠客等兴趣极大,甚至心里还幻想着有一天能够修炼成神仙,遨游虚空,出入青冥,长生不老。

     而回想到当初这具身体的原本记忆之中,当清风道人听到柳家父母拒绝后,其脸上露出了很是遗憾的神色,带着有些落寞孤独的背影缓缓离去。

     而这样的情景在现在的柳玄元看来,这清风道人看来是真的想收一个衣钵传人了。同时以清风道人的一些事迹来看,其人绝对是一个有大故事之人。

     当柳玄元想到这里后,于是就决定到清风山上去请求清风道人帮忙,反正其以现在的兵荒马乱,他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好好念书呀!在这样的乱世,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当柳玄元来到清风山上见到清风道人并说明来意之后,清风道人很是欣喜的答应了柳玄元的请求。

     其当即拿出自己的银两给柳玄元,让其回家医治好自己父亲之病之后再考虑到底要不要拜师不迟,并其还对柳玄元言道,即使到时候其不愿意拜他为师修道,其也不会要其归还银两,这些银两就当是和他有缘送给他的。

     后来柳玄元通过得到清风道人那里的银两医治好了其父柳清河的病,在其父亲病好之后,柳玄元将还剩下的一些银两留在了家里之后,就来到了清风山上的清风观。

     虽然其父母有些不舍,但其清风道人对他柳家有救命之恩,这在柳父母看来比天还大的恩情,如何能不还,逐也是在柳玄元的坚持之下同意了柳玄元跟着清风道人一起修道的请求。

     回到清风观后的柳玄元拜了清风道人为师,随即清风道人给柳玄元取道号为:玄元,于是柳玄元就从原本的名字变成了现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