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将入红尘辞亲人
    清风观里面。

     此时柳玄元正在收拾观里一些散乱摆放的物品,其实虽然说是收拾,但真正属于柳玄元自己的东西却是很少。他也没有打算带走清风观里的什么东西,之所以在收拾则更多的还是对于自己生活了八九年地方的不舍。

     在即将离开这个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地方,柳玄元心中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破落清风观里的一草一物。

     缓缓的来到庭院之中,看着庭院之中那颗满是伤痕的大树,柳玄元轻声的说道:

     “大树,对不起了,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多的伤。”歉意的摸了摸这颗大树之后,柳玄元缓慢的的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偏殿房间。

     看着那破了个洞的窗户,那用几块木板搭建的简陋床铺,以及墙边的一个歪歪斜斜的小书架和上面的一些几本道书典籍。柳玄元无声的说了声再见之后就来到还发出心微弱火星的炭盆旁边。

     看着炭盆旁边小桌上放着的三样物品。

     一件是一个破旧小颈瓶,一个一个小锦囊,一个是一锭十两的黄金。

     柳玄元最先拿起那个破旧小颈瓷瓶,拇指在其粘了些灰尘的地方小心的擦了擦。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挥作用了”,柳玄元自言道。

     这个破旧小颈瓷瓶里装着的是一种在清风山不远之处山里发现的一种花的花粉,这种花,名为木菊花,其花瓣味道香甜,人或者动物一闻到其味道就会昏昏沉沉。而对于一些武者来讲,其闻了这种花香之后就会感到浑身发软。

     其实对于一些强大的武者来说,这种花粉的作用十分有限,只要在最初的时间坚持那么一会,其药效自然会很快解除。要不是黑袍人着急立即就吃下解毒丹,加快了自身血气的运转,使得这种花粉的药效快速的进入人体内部的话,其说不定这时站在这里的就不是柳玄元了。

     不过,这种花粉的药效发挥的时间较长,这也是因而柳玄元故意耗费时间黑袍人拖延的原因。

     而黑袍人自持自身武道修为的强大,实际上他不知道,他在接近柳玄元的时候不小心的踩断了几根细小的树枝,其自认为柳玄元不会听到,但事实上却是这些都被柳玄元听到了耳中。

     随即为了不让黑袍人察觉到有任何的异状,柳玄元借助拍碎墓碑的刹那之间的过程之中就瞒天过海的将木菊花的粉末混合在洒落的碎石之中。而这些木菊花的花粉因为柳玄元在制作这木菊花的花粉里面加入了一起掩盖气温的药材,因而在黑袍人还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就中了木菊花的毒。

     而那个陷阱则是以前柳玄元为了对付山里的野兽而设置的,只不过是零时的加上了两把锋利的宝剑而已,这就做成了一个致命的陷进。

     柳玄元为了防止黑袍人产生警觉,故意的做出一些表情,一步步的引着其最终跳进了为他准备的陷阱。

     柳玄元轻轻的吹了吹破旧小颈瓷瓶上的灰尘,随即小心的贴身收了起来。然后打开了小桌上的那个小锦囊。这个是在那个已经死去的黑袍人的身上得到的。

     将小锦囊代扣松开,倒提着将其中的物品倒在了小桌上。

     “哗”的一声,一小片金灿灿的光芒晃得柳玄元眼睛微闭。随即柳玄元就见到了小桌上出现了九锭价值十两黄金的金锭。以及在这些金锭压着的三张银票和一些散碎银子。

     打开第一张银票,票面上清楚的写着一千两白银,大鸿钱庄,接着柳玄元打开剩下的两张,和第一张一样,都是价值一千两的白银。

     “听师傅说过,这大鸿钱庄是遍及好几个国家的强大钱庄。认票不认人,谁都可以拿着这些银票去换钱。”

     “这三千两白银的银票在加上那一百两黄金就相当于四千两白银,嘶,好多钱,来头果然不一般啊!”

     随即柳玄元将重自己的怀中取出一个小布袋,看了看其中的一百多两散碎银子,微微苦笑道:

     “我师父积累了这么多年就剩下这一百多量银子,我原本还以为我是有钱人了”。

     银票和黄金被柳玄元收进这个小布袋里,然后起身来到自己的小床的下面,将在一块地板搬开,露出了其中的一个同样破烂的小布袋。

     柳玄元取出自己的这个装钱的小布袋,看着里面可怜的十几辆银子,随即又将小桌上的散碎银子取了一些装了进去。

     “一百两够了,多了反而不美”,然后将剩下的散碎银两收了起来。端起桌上装着水的大碗缓缓的来到炭盆旁边,将还有细微火星的炭盆中火浇灭。

     “噶”,清风观的大门被打开,随即缓缓的关闭。柳玄元凝神了那块破烂木板之上的“清风观”三个大字片刻,无声的说了声“再见”。

     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向着清风山下的柳家庄走去。

     清风山下的柳家村,清晨开始热闹起来,虽然寒冬腊月,但人们为了生存也不得不早起,不少猎人背箭胯刀的开始上山打猎。

     “呀,是柳家大娃呀!你可是好久都没有回来了”,一个满脸风霜之色的中年男子惊讶面带笑容的喊道。其身后还跟着几个和他一起的村上的猎人。

     “张叔,你们又要上山打猎了吗?”

     “是啊!不上山就没有吃的。”

     “你好久的都没有回来了,快回家去看看吧,估计这么长没有看到你父母也想你了。”

     “好的,张叔你们忙。”

     柳玄元在和他们在打过招呼之后,接着向着自己的家里走去。柳家村不大,七很快就来到了自己的家里。

     这是一个四周用用篱笆为主的三间小木房子,房子之上的烟囱里还不时的袅袅炊烟。

     “爹,娘,我回来了”。

     一个面容有些风霜之色,围着围腰,神情很色激动的中年妇女急急忙忙的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边跑嘴里还激动的喊着:

     “是元儿回来啦!”

     “咳,都这么大岁数的人啦!还这么慌慌张张的干嘛!”,一个满脸满脸威严的中年男子在后面沉声喝道,装出一股沉稳老练的样子。

     “哎呀,元儿你又瘦了,我说呀!你就该多回来,娘给你煮好吃的”

     柳玄元的娘拉着他的手不断的问长问短的。柳玄元的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神色。

     眼看着柳玄元的娘还在那里唠嗑,柳玄元的父亲柳清河赶紧制止道:

     “好了,好了,孩他娘,你还是赶紧去煮饭吧!”

     “对对,我去杀只鸡来炖鸡汤给元儿补一补身子。”随即麻利跑入厨房里面。

     “爹,您最近身体还好吧!”

     “还不错,走,我们到里面去说。”

     柳清河待柳玄元坐下之后这才压低自己的声音问道:

     “你这次回来有什么要说的吗?”

     “爹,你怎么知道?”

     “哼哼,也不看我时你爹,这么个大早上的回来,没事才怪呢?”

     柳玄元看着微微有些得意的自己的父亲柳清河,心里一想也是,要是其没有几分智慧,其也不会在自己家里都这么穷的情况之下仍然要将他送到村里的私塾里面去读书了。

     “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跟着我的师傅回到他的门派去,这是他给我我的银两”,柳玄元边说边把自己准不能好的装着一百两银子的小布袋放在了小桌上。

     柳清河听了柳玄元的话之后,默默的将这个布袋收了起来。沉默了一会知道对着柳玄元说道:

     “到了外面,你自己要小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柳清河正准备在说下什么,这时,就听到一个女童的声音传来。。

     “大哥回来啦!在哪里呢?大哥,大哥。”还不待柳玄元回应就见到一个可爱的,不断眨着一双亮晶晶大眼睛的六七岁的小女孩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这正是柳玄元的三妹柳铃。

     “三妹,大哥在这里呢!”

     “大哥!”,柳铃高兴的喊了一声之后就想着他冲了过来。

     “嘻嘻,大哥你想我了没”,被柳玄元抱着的柳铃笑嘻嘻的问道。

     “想,非常非常的想”

     “呐,这是大哥给你的礼物”,柳铃看着柳玄元手心的几枚铜板。高兴的接了过去。

     “哈哈,我就知道,大哥最爱我了。”,随即蹦蹦跳跳的向着门外跑去。嘴里高兴的说道:

     “我又可以去买小糖人吃了。”

     “这孩子都快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

     “他还小吗”,说完柳玄元对着门外好笑的喊道:

     “大壮,进来吧!怎么见了大哥不好意思了。”

     随即门后一个七八岁的有些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有些期期艾艾的走了进来。

     “给,大哥这次有些忙,没有给你买什么礼物,这些就给你吧!”,说着柳玄元取出了几枚铜板递了过去。

     “谢谢大哥”,随即欢快的向着门外冲去,不用看柳玄元也知道,他的三妹柳铃和二弟柳大壮去的地方一定是村里的村长家。

     因为村里只有他的家里在卖一些小孩喜欢吃的糖食果饼之类的。